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篇 > 正文

马祖光:光之骄子

发布时间:2019-09-29

  马祖光(1928——2003),是中国光学界著名专家、国内外激光领域知名学者、中科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航天学院光电子信息领域首席教授。他一生从事科学研究,为祖国的科学事业贡献了自己的毕生力量,被党和人民评为新时期高级知识分子的楷模。


  一定要为新中国做点儿事


  1928年春,马祖光生于北京,早年颠沛流离,饱经战乱艰辛。1945年,日本投降。抗战的胜利给马祖光带来的兴奋是短暂的。10月,马祖光来到重庆,他看到的是国民党灯红酒绿的腐败生活和美国兵的吉普车横冲直撞的情景。这一年,马祖光开始了他在青岛山东大学的求学历程。


  马祖光的老师、现清华大学张礼教授回忆当年的情形时说:“我当时负责山东大学理学院普通物理课的辅导工作,不久便发现了马祖光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这位聪明、勤奋、朴实、谦虚的学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未来的夫人也在班上名列前茅。”


  1947年6月2日,马祖光和同学们一起参加了“反内战,反饥饿”的游行示威。当天,游行队伍与国民党兵发生了冲突,他们被打得鼻青脸肿,并被抓走。这之后,马祖光思考了很多问题,他悟出了一个深刻道理:国家落后,人民就遭殃,科学技术可以使国家强大。这坚定了他走科技救国之路的决心。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了。在欢迎解放军进入青岛的大会上,一位军代表发言:“同志们,让我们亲切地称你们一声同志吧!你们辛苦了!”那一刻,马祖光热泪盈眶,解放军,共产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中国人民终于不再受列强的凌辱。此时,马祖光的心里燃烧着火一样的激情:“一定要为新中国做点儿事!”


  1950年5月,马祖光郑重地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多年的艰辛经历使他懂得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他坚信,共产党能带领中国人民走向繁荣富强。


  服从国家需要


  1950年7月,马祖光大学毕业。毕业后本可以回到条件较好的家乡北京,但他却响应国家支援边远地区发展的号召,怀着一腔热血,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哈工大,当物理教师,同时在研究生班学习。他是哈工大解放后党组织在研究生里发展的第一名党员。


  他听从组织的安排,研究生班未毕业就被抽调出来,进入苏联人主管的物理教研室,边读研,边工作。次年,洪晶教授来校任教,马祖光协助教研室主任洪晶共同组建物理教研室,并担任副主任。作为年轻的学科带头人,他当时给人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为人正派、业务精通、治学严谨、讲课效果突出”。有的学生本来是学工科的,但听了马祖光的物理课后,竟对理科产生了兴趣。


  1958年,根据国家需要,李昌校长在学校建了6个新系,当时马祖光创办了核物理专业。在3年困难期间,马祖光患心脏病,腿和双脚时常浮肿,在饥饿和严重营养不良的情况下,他带领师生苦战,使这个专业从无到有,逐渐形成了规模。1964年,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在新疆试验成功,他们第一个测到了在哈尔滨地区大气沉降的辐射本底的变化,受到了国防科委的重视。


  马祖光非常重视有应用背景的基础研究,对核物理专业的教师和学生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他强调:“基础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巧这‘三基’一定要过关。”这使得核物理专业迅速培养了一批高素质的教师队伍。”


  这是中国人的发明,荣誉应属于中国


  1979年,学校派了一个由17人组成的代表团访问美国。这是邓小平访美后全国高校第一批访美代表团。和马祖光一起出访美国的李家宝教授对当时的事记忆犹新:“马祖光与美国高校建立关系后,他派了第一批学生去美国留学,当时对哈工大的影响是很大的。从美国回来后,马祖光了解了国际激光研究的动态,他决心要把中国的激光研究搞上去。”


  1980年,马祖光到德国汉诺威大学作访问学者。他选定了“钠双原子分子第一三重态跃迁”这个被预言为近红外激光发展中的一个难题。这项研究是当时国际激光研究的一大热点。当德国的科学家听说马祖光要搞这项研究时,摇头怀疑地说:“美国、苏联、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家的科学家对这个难题已探讨多年,都没有成功,你就不要做了吧。”一种强烈的民族自尊感,使马祖光暗下决心:“外国人搞不出来的东西,中国人不一定就搞不出来,这口气一定要争!”他平静地对德国人说:“请允许我试一试。”


  马祖光在实验室里受到了苛刻的工作条件限制。别人白天用实验设备,他的工作时间只能在人们休息的时间:早9点上班以前,晚6点下班以后。52岁的他,用超出别人几倍的工作量拼命地干着。为了延长实验时间,他把早晨的工作时间一再提前,把晚上下班的时间一再向后延,半夜,他常常赶不上12点的末班车,只能步行数里回到住处。


  夜色茫茫,整个汉诺威城在沉睡。极度兴奋的马祖光看了看手表,午夜12点,这恰巧是北京时间早7点,也正是祖国的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他赶紧打开带在身边的收音机:“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各位听众,早晨好!今天是7月13日……”马祖光激动、兴奋得流下热泪……


  德方认为马祖光的成果用的是德国的实验设备,所以在马祖光写出的发现新光谱的第一篇论文中,把马祖光的名字写在了第三位。在国内马祖光是从不争名争利的人,可这一次,他却争得很厉害:“这个发现,不是我个人的事,这是中国人做出来的,这个荣誉应该属于中国。”最后,汉诺威大学研究所所长写了这样的证明:“发现新光谱,这完全是中国的马祖光一人独立做出来的。”


  做一辈子学生 有一辈子危机感


  跟马老师接触过的人,都被他极强的求知欲和探索精神所感染。他无时无刻不在学新东西,这也是马祖光最突出的特点之一。


  在学习上,马祖光到了痴迷的程度,在实验室里,在家里,在出差的车上或船上,在住院的时候,他都可以学习、钻研。谭铭文回忆说:“我们经常一起出差,可是每到一个新地方,有空闲时别人都想出去走走看看,马老师却一个人在房间看书,他说激光是一个新专业,稍一停就落后,必须抢时间。不知道人家在搞什么,我们怎么做自己的研究呢。”


  2003年7月11日,也就是他逝世的前3天,他给一起创业的老教师王雨三打电话。一提起这件事王雨三就泣不成声:“马老师对我说,希望我参加这次教学计划的修订工作,在教学上辅佐一下年轻教师,把他们带上来。他还拟定了一份教学计划,准备下周一起讨论。他对专业在21世纪前30年内如何发展,均有设想。我们在电话里谈了很长时间……万万没想到这竟是我最后一次和马老师交谈……”


  在此期间,他还建议党支部书记周耕夫:“党支部要关心学科规划,应参与学科建设。”周耕夫说:“马老师的党性很强,教研室和学科方面的一些大事、大的投资、学科规划、人事问题等他都跟支部商量和汇报。”


  有人劝马老师别这样拼命了,身体要紧。马老师回答说:“这把年纪,就像蜡烛要燃尽一样。我这个蜡头不高了,今后能做点儿事的年头不多了……”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马祖光一生只求奉献,不求索取,不愧为优秀的共产党员,当代知识分子的楷模。

【关闭】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