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物篇 > 正文

王小谟:报效国家,我的信念根深蒂固

发布时间:2019-09-29

  王小谟,男,1938年11月出生于上海金山,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雷达专家、预警机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王小谟先后主持研制了中国第一部三坐标雷达,他在国内率先力主发展国产预警机装备,提出了我国预警机技术发展路线图,构建了预警机装备发展体系,主持研制了我国第一代机载预警系统,使我国国防实现从国土防空型向攻防兼备型的跃升。


  在看不见飞机的山沟里研究雷达


  1964年我国在中西部地区开始了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其背景是中苏交恶与美国在我国东南沿海的攻势。1969年,32岁的王小谟和大批同事从南京被调往贵州都匀的深山中,成立了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38研究所,他们的首项任务是研制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三坐标雷达。“当时我们都憋了一股劲,一定要做好。”深山中一群年轻人设计出我国第一部自动化三坐标雷达,随后全身心投入研制。这一干就是13年。


  中国电科电子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陆军至今记得1988年毕业到38所参加工作的情况。陆军从上海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再倒汽车、再步行终于看到38所厂区时,他真的很难想象所长王小谟是怎么带着一两千人在这样“连飞机的都看不见的山沟沟里研究出找飞机的雷达的”。


  “是没有飞机呀,那时候贵阳一天才只有一班飞机。我们的雷达就是要看飞机的,怎么办?我们就跑啊,去‘远征’。”江西、长沙、武汉……王小谟和同事们带着他们的雷达四处转战。如今跟记者说起这些,他满脸是轻松的笑意,但个中辛酸也许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


  13年的风雨洗礼,中国第一部三坐标雷达横空出世,我国因此一举进入三坐标雷达技术世界先进行列,防空雷达实现了从单一警戒功能向精确指挥引导的跨越。1985年,这一项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王小谟排名第一,获邓小平同志接见。


  中国要有自己的预警机


  雷达研究被称作电子行业的“皇冠”,而预警机就是皇冠上的“明珠”。陆军介绍说,二战中美国海军把雷达装到了飞机上,避免了固定雷达容易被打掉的劣势,同时增加了灵活性和精准性,缩小雷达盲区,扩大探测距离。预警机要做的事情相当于“晚上用肉眼看见20公里外有人划了根火柴。”这种对远距离微小目标的判断决定了预警机研制的复杂性。


  拥有我们自己的预警机是我国雷达科研工作者长久的梦想。我国预警机的研制开始于上世纪60年代,但终因国力和技术的落后而搁浅。项目搁浅,研究却未停止。我国雷达界一直处于技术积累和储备状态,十几年间,科研人总结攻克了“两高一低”等多项技术难点。上世纪90年代看到海湾战争中预警机的关键作用,我国再次将预警机研制提上议事日程。


  20世纪90年代,国家决定通过和外方合作进行预警机研制,以加快预警机装备进度。王小谟受命担任中方总设计师。他提出采用大圆盘、背负式、三面有源相控阵新型预警机方案,这是一个大胆的方案,世界上没有成功的先例。同时,他坚决主张并部署安排了国内同步研制,并做出了样机。后来,当对方迫于美国压力单方面中止合同时,王小谟又积极向中央领导和有关部门建议,力主自力更生开展我国预警机装备研制。在国家的大力支持下,大型预警机的研制终于在国内立项。


  国家的巨大投入及坚定支持给了王小谟和团队极大的信心与使命感,“这不是个一般的工程,仅是数千次的试飞,花费都是巨大的,没有国家和相关部门的支持,这项工作是做不成的。”王小谟更感谢他身后的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这家涉及国家安全和国民经济命脉的军工集团为预警机研制提供着全力支持。


  预警机研制的关键时期,年近七旬的王小谟经常爬上十几米高的预警机机罩。在夏日40摄氏度、冬日零下30摄氏度的机舱里和设计师们一起讨论方案,寻找问题,对这位老人也是家常便饭。2006年的一次外场试验中,车祸让68岁的王小谟腿部骨折,随后又查出淋巴癌。


  学生曹晨琢磨着去医院该跟老师说些什么,可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了熟悉的京胡声。透过门缝,曹晨看见王小谟正靠在床头乐呵呵地拉胡琴呢。在病床上,王小谟平静的与预警机的设计师们讨论着工程的进展,尽管多次化疗让他极度虚弱。他告诉陆军,一个人一辈子能做成一个雷达就很不容易了,自己没有什么遗憾了。坦然淡定的人生态度让他身边的每个人感动。


  十几年时间,国产两型预警机创造了世界预警机发展史上的9个第一,突破了100余项关键技术,累计获得重大专利近30项。我国的预警机成为世界上看得最远、功能最多、系统集成最复杂的机载信息化武器装备之一。2010年,空警2000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而此时癌症的阴影也奇迹般的渐渐远离了王小谟。


  40万元买人才


  “我是王院士花钱买来的。”陆军笑着和记者们讲起他进入中国电子科技集团公司第38所工作的故事。


  1986年,正是38所准备从贵州深山迁往合肥的困难时期,缺资金、缺人才。就在这时,所长王小谟决定花40万元从中国科技大学“买”7名研究生。这7名学生都是定向培养专业,毕业后服从学校分配。陆军就是7个人中的一个。


  三年研究生期间,陆军记得王小谟一到合肥出差就到学校去看他们,有时王小谟忙完在合肥的公事已经晚上八、九点钟了,他也会赶到学校去看看7个年轻人,跟他们讲讲38所的情况。每次几个年轻人都会被王小谟描绘的大山里热火朝天的雷达科研工作吸引,也会问问这位未来的领导“我们能干些什么呀?”王小谟总是笑着回答,“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将来进了所,有的是工作让你们干。”


  果真刚进所不到一年,王小谟就把一个重要的雷达项目交给了陆军,让他做总设计师。他把陆军带到北京,和军方代表一见面对方就质疑王小谟“怎么让一个孩子当总师”。面对质疑,王小谟倒很坦然自信,他说:“第一,方案是我做的。第二,这个人聪明能干,一定能完成任务。”结果,不到一年时间,当初质疑的人都纷纷称赞起陆军。


  对人才有信心,敢于给他们重任再推一把,这就是王小谟培养人才的“绝招”。 为什么能有这么大魄力?王小谟坦言,对年轻人“不能不管,也不能全管”,放手让年轻人干的同时,他也亲自参加各种会议,对年轻人尊重观点,肯定成绩。因为对可能出现的问题有准确预判,在年轻总师们需要帮助时,王小谟总能提出有效建议,给予正确引导。


  正因为他的信任与放手,由他培养的年轻人进步很快。几十年来,王小谟先后培养了14位博士生,并先后培养出18位我国预警机系统或雷达系统总设计师。


  他希望中国的预警机研究团队更加强大。如何在未来复杂环境下发挥预警机威力,如何实现设计技术从国际先进向国际领先的跨越,王小谟从来没有停止过思考。他希望有更多的后来人加入这支英雄的军工团队,把自己的人生事业与祖国安危紧紧相连。

【关闭】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