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RSS订阅 | 
 
 
站内检索
 
 
通知公告 | 经济运行 | 国防科技发展 | 军民融合 | 军工文化 | 许可办理 | 办事指南 | 视频点播
政策法规 | 专题专栏 | 重大科技工程 | 国际合作 | 图片报道 | 图文直播 | 资料下载 | 在线刊物
“长七”火箭总体设计的“四大金刚”
[ 发布时间:2017-01-05 ]   [ 信息来源: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 ]  [ 字号: ]

  2016年6月25日,由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以下简称“火箭院”)抓总研制的长征七号运载火箭(以下简称“长七”火箭)成功首飞。在火箭院所属北京宇航系统工程研究所的总体室,有这样4个人:火箭总体设计师邓新宇、结构总体设计师卢松涛、结构系统指挥刘立东、动力系统指挥邵业涛。他们全力以赴为“长七”火箭保驾护航,被称为“长七”火箭总体设计的“四大金刚”。


  “让我去吧”


  “长七”火箭运到发射场,要经过1670海里的海运行程。


  就在“长七”火箭出发前几天,已经安排好的随行人员因其他紧急工作无法执行运输任务。这时,负责“长七”火箭总体设计的邓新宇主动找到型号领导,他说:“让我去吧”。


  “长七”火箭出厂,身兼数职的邓新宇连轴转了一个多月,每天加班加点,特别是在出厂前最后几天几乎天天通宵。“长七”火箭主任设计师陈风雨说:“他当时状态已经极度疲惫,但却放弃了稍作休整的机会,主动请缨。”


  邓新宇是作为临时“选手”随行,刚出发不久,就因晕船而头晕呕吐。即使身体不适,每天到火箭检测的时候,他总是带头钻进噪音刺耳的货舱,对着数据进行反复对比分析,对着关键环节亲自确认,确保火箭安全。


  经过七天的运输,“长七”火箭如期顺利抵达海南发射场。走下船梯的邓新宇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要眼见为实”


  “长七”火箭“漂洋过海”到发射场后,开始发射前的各项检测和确认。


  结构总体设计师卢松涛在发射场负责电缆仪器总状态把控。在最后一轮复查中,他和队员们比对分析发现,因火箭发动机舱内布局复杂,前期开展的摇摆试验中有个别管路、电缆与最终状态不一致。


  虽初步分析不影响发动机摇摆动作,但为了不带隐患上天,卢松涛果断提出,必须补充开展摇摆测试,“我要眼见为实”。


  时间紧,任务急,条件有限,他在两天内,完成了详细试验方案设计和协调,然后带领队友们,钻进电机刺耳又闷热的发动机舱内,仔细检查着摇摆过程关键的每一处。每次摇摆试验下来,他厚厚的进舱服都会湿透。


  摇摆试验一直进行到第二天凌晨,他们及时发现了个别电缆摇摆干涉隐患,并进行了改进。卢松涛说:“为了首飞成功,一定要眼见为实。”


  “让我最后一个撤离”


  “长七”火箭起飞重量大、低温液氧燃料加注多,燃料温度极低且易燃易爆,停放中的火箭就像“炸弹”,十分危险。为确保人员的安全,低温推进剂加注后,要尽快撤离至安全区。可结构系统指挥刘立东却选择最后一个撤离。


  刘立东说:“我主动请缨担任抢险队长,要随时冲在最危险的第一线,确保火箭首飞万无一失。”


  刘立东在现场认真检测箭体结构材料在低温下的收缩变形情况、防水密封是否到位等,对每一项潜在的风险都认真检查。


  “长七”火箭发射当天,大家在监控录像中看到刘立东。在近百米高的发射塔架上,他时而看看连杆是否变形、时而检查密封条是否完好,直至射前30分钟才撤离。


  看到火箭顺利首飞时,刘立东紧绷的神经终于松了下来,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的双脚已被那双薄薄的防静电鞋磨出了水泡。


  “交给我没问题”


  “长七”火箭因采用了低温推进剂,射前流程复杂且风险高,实现零窗口发射很难,动力系统指挥邵业涛却斩钉截铁地说:“交给我没问题。”


  立下“军令状”的他也深知这其中的风险,邵业涛说:“动力系统数百个关键产品、近千条指挥口令,稍有不慎就牵动全局,很难保障首飞的零窗口发射。”


  邵业涛晚上回到宿舍,就一头埋进文件中研究口令和状态。尤其是临射前几天,无论在食堂还是宿舍,他嘴里总是念念有词,对一条条口令反复演练。


  发射当天,他下达的每一条口令,都经过千锤百炼。现场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动,都逃不出他的“火眼金睛”。在全箭各系统指挥操作队员的配合下,“长七”火箭创造了低温火箭首飞零窗口的奇迹。


  在最后一个口令顺利发出后,发动机火焰喷薄而出,他松开了紧攥的拳头,手心里全是汗水……

【关闭】 【打印】
 


主办单位: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甲8号   邮编:100048

承办单位: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新闻宣传中心  信息报送邮箱:webmaster@sastind.gov.cn

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007804号